艺术只能陈列在城市美术馆?落地乡村,亦能焕发风采

新闻资讯 杨超月 191浏览

  中新网重庆新闻10月18日电  在中国传统民俗中,圆形似乎有着特殊的地位。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,中秋佳节,坐在庭院,手里拿着香甜圆软的月饼,静赏圆月,思念远方亲人。在爆竹声中辞旧岁的春节团圆夜,家人围坐,桌上圆滚软糯的汤圆冒着热气,包裹着一年来的欢腾,热闹又温馨。

  有一个地方,在北方转九曲的民俗之上,辅以新思路,以圆形为整体呈现方式,加上农家老镜墙,将民俗、艺术和生活紧密连接在一起。她就是重庆酉阳叠石花谷。

(酉阳叠石花谷)

(酉阳叠石花谷)

  循环折回,九曲回肠

  在往复中思考艺术的呈现形式

  时尚是一种轮回,曾经流行的阔腿裤、格子裙,在新的剪裁中又焕发出新的光彩,就像近来掀起的复古潮,中古包成为了新的搭配热门单品。在艺术的发展中,也需要不断思考方向、呈现形式,吸收过往精华,以此获得不竭动力。

  艺术家武小川在2019中国酉阳乡村艺术季中,创作的《九曲十八道》系列之四《镜墙》,借助北方转九曲习俗,依仗转角地形,以圆形为展示方式,采用本地石板铺设循环折回的路径;并种植红色花卉作为路径景观带,并列布置入口、出口,在打造移步换景视觉效果的同时,也表达了对生命旅途回旋道路的尊重。

(武小川作品效果示意图)

(武小川作品效果示意图)

  这种循环折回,叠降叠升的路径仿佛在暗示艺术家武小川某种思考或态度。比如说作品展陈的空间和语境,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术馆、画廊、博览会,而是叠石花谷这个刚刚摘掉贫困“帽子”的偏远村落。这种乡村与艺术的新型文化关系备受关注,并引发了业界广泛的思考:如何突破艺术自身的封闭性?如何让艺术适应的文化语境?如何避免艺术成为一种自说自话、相互瘙痒的体制游戏? 

  早在民国初的乡村运动中,在延安时期文艺创建形成的“百家争鸣”里,各艺术前辈就已经给出了示范,文化艺术融合乡村发展能够实现双赢。虽然随着时代进步,城市化的推进,陈列式、展览式等阳春白雪型的艺术白盒子呈现形式增多,但让艺术回归现实,扎根社会生活,重新定位艺术与社群关系将成为新的课题。此次酉阳乡村艺术季,通过艺术介入乡村建设,是此新课题的一种尝试,也是对艺术前辈存留经验的一次创新运用。这个过程不是简单的直线上升,有借鉴有创新,更像是转九曲中蜿蜒循环的前进路径。

  镜内镜外,万千风景

  在映射中探寻艺术对生活的价值

  在作品《九曲十八道》系列之四《镜墙》,还有一大亮点就是《镜墙》:在转九曲的路径场中最圆心的位置上,艺术家武小川安置了四屏双面“镜墙”。

  面向外的是四块大镜子,映射着自然景色,吹云生雾迎风来,有山有水有人家。在这四块平整的大镜子的另一侧,则是拼接的镜墙。内侧镜墙中的这些镜子是从酉阳当地农家手里换购来的旧镜子,上面遗留着这些家庭的生活气息、信息、味道,看见这面老镜墙,好似能看见当地乡民的生活场景,神秘又新奇。

(武小川作品局部展示图)

(武小川作品局部展示图)

  热爱生活,先尊重生活。制作素材取材于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小物什,自然中带着亲切。近两年集中在关中地区进行艺术创作的武小川,此次选择将此创意留在酉阳叠石花谷,正是尊重生活的表现。

  2019中国酉阳乡村艺术季,让艺术回归乡村,使乡村成为艺术的载体,艺术家以三农服务为基本立场,做农民需要的艺术,成为乡村的建设者、农民的合作者,从而使艺术与新农村建设一同生长出来。这是区别于一般乡建或景区建设的根本特点。在酉阳叠石花谷,乡民不用搬迁,可以继续居住在景区中,而且还以景区基础建设工人的身份积极参与景区建设。这样的规划本身就是一种改变,同时也改变了乡民原有的生产结构和经济方式,是真正意义上从“农村”(以农业生产为主)到“乡村”(以居住生活为主)到“田园”(提倡某种生活方式)转变过程的尝试:这就是此次艺术季带来的全新的价值和意义。

(武小川作品局部展示图)

(武小川作品局部展示图)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