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清小说命名的方法及其启示

服务与支持 刘心武 200浏览

    【专家论坛】

小说命名是小说创作最直观、最明显的外在形式之一。明清时期是中国古典小说创作的高峰期,名家辈出、名作众多,考察明清小说命名的整体状况,对于我们当今文学作品的创作、出版、传播具有一定的启示意义。

明清小说的命名方法丰富多样,不同时期、不同作家采取的小说命名方法各不相同,主要有以下几种:

寓意法命名。清代张新之《红楼梦读法》揭示《红楼梦》人物寓意式命名方法:“是书名姓,无大无小,无巨无细,皆有寓意。”《西游记》《金瓶梅》《红楼梦》等都是充满寓意法命名的小说,《西游记》又名《西游释厄传》,表明作者希望世人消除杂念,清心灭欲,修身养性。《红楼梦》中人名“甄士隐”(真事隐)、贾雨村(假语存)揭示了真幻结合的创作笔法,茶名“千红一窟(哭)”、酒名“万艳同杯(悲)”寓含色空观,同时预示小说的悲剧结局。

明清小说往往通过命名的形式加强宗教宣传,体现浓郁的宗教色彩,如《西游记》《铁树记》《飞剑记》《咒枣记》等作品都是如此。还有些小说通过命名表达遗民思想,或自寓个人的人生经历、生活境遇,表达自己对社会、现实的看法,如《草木子》《女仙外史》《野叟曝言》等。

谐音法命名。谐音是汉民族语言文化独特的修辞方式,明清小说命名中普遍存在谐音现象。《金瓶梅》中西门庆号“四泉”,象征着“酒色财气”样样俱全,一些帮闲人物的谐音法命名也体现讽世精神,例如,吴典恩谐音“无点恩”,作者通过这个帮闲人物的塑造谴责忘恩负义的行径。清初小说《金云翘传》中总督府使者华仁谐音“滑人”,意谓奸滑之人;总督府所属将领取名“卜济”“裘饶”谐音“不济”“求饶”,揭露明朝将领昏庸无能、贪生怕死的形象。《红楼梦》中秦钟谐音“情种”,贾蔷谐音“假墙”,贾芸母舅卜世仁谐音“不是人”,清客詹光谐音“沾光”、单聘仁谐音“善骗人”等等。近代小说谐音法命名现象也相当普遍,例如,《老残游记》第四、五、六回描写的曹州知府玉贤,讽刺晚清著名酷吏毓贤。明清小说作品谐音法命名与人物外貌、举止、身份、性格、人物和家族命运关系密切,《红楼梦》中贾家四姐妹元春、迎春、探春、惜春合在一起谐音“原应叹息”,既预示着这几位女性不幸的命运,也是对贾府由盛而衰的家族命运的深深叹息。

以数字法命名也是明清小说常见的命名方法之一,从“一”“二”“三”到“百”“千”“万”等数字都出现在小说命名之中。明清小说数字法命名与续书、仿作现象有一定的关系,同时,体现丰富的文化内涵,以“九”为例,“九”表示多次或多数,引申而言,象征着知识渊博、见多识广。《镜花缘》提到“多九公”,“九”与“多”一起表示此人见多识广。与此同时,“九”这一数字还表明历经磨难、终达理想境界,《西游记》第九十九回《九九数完魔尽灭 三三行满道归根》,唐僧师徒经历九九八十一难,终于修成正果,作者以“九九”作为回目名称,寓意深远。

除寓意法、谐音法等命名方法以外,明清小说命名方法中还有叠字法、谐音法、拆字法、讽刺法、摘录诗词法、因梦而命名法、慕古人姓名而取名、引经据典法、取形法等等,还有些作品以东、南、西、北、中等方位为小说命名,《红楼梦》中四大郡王:东平王、南安王、西宁王、北静王,比喻“东南西北,平安宁静”;又有小说以赤橙黄绿青蓝紫等颜色词语命名等,命名方法丰富多样。

明清小说命名方法呈现多元化的现象,站在我们今天的角度来看,其命名对我们当今的文学尤其是小说创作、出版、传播具有一定的启示意义。

首先,小说命名体现鲜明的中国特色和中国元素。不少明清小说以“忠”“忠烈”“孝”“义”“喻世”“警世”“醒世”“型世”“省世”“觉世”“照世”“戒”“钟”“镜”“针”等作为小说书名,藉以宣扬儒家伦理道德规范,强化小说社会功用,例如,《金瓶梅》以“孝哥”“爱姐”作结,寓含孝义和仁爱的儒家之旨。《红楼梦》第四十二回提到,凤姐之女因是农历七月七日所生,所以刘姥姥为她取名“巧姐”,反映出小说创作与民间风俗文化的关系密切;《水浒传》《金瓶梅》《红楼梦》等小说中反映不少民间寄名、绰号等风俗习惯,这些均体现着鲜明的中国特色和中国元素,为我们当今的小说创作、出版、传播提供了借鉴意义。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:“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、创新性发展”“不忘本来、吸收外来、面向未来,更好构筑中国精神、中国价值、中国力量,为人民提供精神指引”。中国传统文化博大精深,应该成为我们当代包括小说在内的文学创作、传播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源泉。

友情链接: 科盛自动化机械  茂松景观工程  北京吸脂网  新金融投资  故事窝  陆仟家商贸  冰心文学网  LG博客  游戏资讯网  探球网